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苦味斋主的博客

乾坤容我静,名利任人忙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此恨绵绵  

2008-04-09 14:28:46|  分类: 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续前)原来分歧不太明显的各队“造反派”组织现在明显地拉成了两大派:夏志东的“不怕死”战斗队跟市里一个组织挂上了钩;柳杰分化出去拉一伙人与夏志东对着干,针锋相对,不时有武斗发生。

       新年前的一天夜里,柳杰被人用扎枪扎死。.

       有三个老师先后被打死。

       斗争,死人;死人,斗争......

       妈妈呀,这一百多天里,你该是受了怎样的折磨?你那被打伤的胳膊好了吗?给你送去的棉衣他们交给你了吗?

        那些没有人心的,他们不让我们母女见面。不管怎样想妈妈,我就是见不着她呀!

        吃饭的时候,饭桌两旁只有我们父女二人,没有我亲爱的妈妈;

       睡觉的时候,身边只有我体弱多病的爸爸,没有我慈祥的妈妈。

        妈妈呀,你什么时候能回到你唯一的女儿身边?

        腊月里一天的夜晚,北风呼啸着,屋里冷清清地。爸爸头朝里在炕上躺着,睡着了。我蹲在炕炉旁给爸爸熬汤药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呱啦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 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刚站起身,就有一个人进了屋。只见她头发蓬乱,面容苍白枯瘦,瞪着一双深邃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我,像一座泥像,站在那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啊!是妈妈。妈妈回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 “妈——”我惊呼着,扑过去,紧紧地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妈的身上泛着一股凉气。老半天,她才用瘦长冰冷的手掰开我的手,慢慢地走到炕沿边,坐下,眼光就顺过来,看那在炕上躺着的爸爸,仍是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推了推爸爸,爸爸忽地坐了起来。当他发现妈妈坐在一边时,也只是傻着两眼愣愣地瞅着她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四目相对了好一阵,妈妈才惨裂人心地叫了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 “老周!——”就一头扎到爸爸怀里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扶着她的肩膀,成串的泪珠落到了她那蓬乱污垢的头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老周呵,我,我不能活了......”妈妈大声地嚎着,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老王,王芝!不要那样想...... ”爸爸劝尉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她挣脱了爸爸的手,在炕上打着滚儿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看着妈妈悲痛欲绝的样子,我心如刀绞,泪水不自觉地流了满脸。世上还有什么场面比这更凄惨的呢?妈妈,你受了四个来月的折磨,今天回到亲人的身边,你哭把,你尽情地哭把,把你满腹的冤屈都哭出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可我,我       哪里知道,妈妈受到的侮辱,比我料想的还要掺重得多!  

         妈在炕上一边哭,一边叫喊,后来还唱了起来。只听她断断续续地唱道:

         “夏志东呵,你,你丧尽天良...... 我是你......老师呵,我...... ”

         唱着唱着,她唱不下去了,大声的干嚎也变成了呜咽的啜泣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王!夏志东怎么啦?啊?你说呀!”爸爸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扳着妈妈的肩头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周呵!...... 我没脸活了...... ”妈仍是边唱边哭,还用手拍着炕席,一下一下地,像是打拍子。(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