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苦味斋主的博客

乾坤容我静,名利任人忙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孤 女 坟  

2013-01-07 01:35:32|  分类: 苦味斋新笔记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忆得儿时,曾见敝屯东大梁后,有一矮矮坟丘,几与地平。人云此是一孤女坟,所葬者为东村宗姓女,且被其父亲手所殪者也。上世纪50年代初,栽植防风林带,从此坟处过,骨殖为所掘,扬弃之,此坟遂无焉。

      传清末民初时,东村有宗姓人家,夫妇二人,膝下无子,只有一女,乳名小莲,聪明可爱,夫妇视若掌上明珠,迨其至十五岁时,尤出脱为窈窕姝丽矣。宗父为农夫,曾读过两冬私塾,受儒家文化影响甚深,对女儿时时以封建闺训教育之,管束甚严。然其人脾气暴躁,且又粗枝大叶,常失之于细微处也。是年秋某日,村中来一货郎,以天晚不得行,遂借宿于宗家。货郎为广宁人,二十余岁,风姿俊朗,为人佻达,见小莲,心甚爱之,遂萌勾引之意。小莲常年不与外界接触,天真幼稚,骤见俊男,谈笑风生,心下亦甚欢喜。渐稔,货郎暗挑之,女亦不甚怒。宗家土屋三间,西屋为父母卧室,东屋为小莲卧室。至夜半时分,货郎色胆包天,趁宗夫妇睡熟,起而悄至东屋,轻推门,竟未闩,喜而径入。小莲觉,见有人至,知为货郎,初尚峻拒,终耐不过货郎甜言蜜语,百般温柔,遂为其诱奸。事后,货郎又悄然回西屋,宗夫妇竟不之知也。

       翌日,货郎辞去。然此一去,竟杳如黄鹤,终不返也。小莲则如一切痴情女孩儿,日日思念不忘。其更为不幸者,竟种下祸根,身怀六甲矣!捱至年底,已露显怀之形,虽暗以布帛缠腰,终瞒不过其母之眼目也。一日晚,乘其父不在家,其母对其耐心盘问,小莲哀哀啼哭,不得已以实相告。母闻之,大惊失色,将女紧抱于怀,呜咽不止,口口声声只说:“待汝父知之,且将如何是好?”不知计之所出。

       春节过后,小莲腹愈膨,其父终有所疑,屡逼问之,不说,拷打之,亦不说,唯哀哭啼嚎,寻死觅活耳。其母见终不得隐,乃密告于其父。父闻而愈暴跳如雷,极感羞耻,时而叫跳大骂,时而老泪纵横,然亦不知计将安出也。小莲更是足不出户,不敢见人,终日以泪洗面,痛不欲生。至春三月,已是腹大如鼓,绝难再隐之也。一日晚,其父与其母议,如此辱没家风之大丑,绝不得外泄,别无他法,唯有忍痛除掉女儿一途。其母素懦弱,此时虽心肝皆碎,然犹唯听命于丈夫而已。至夜深,宗父含泪进女儿卧室,将其勒死,然后以小驴车载至敝屯东大梁东坡下,瘗之。

      据传,后来其母夜夜见小莲来家哀哭,不得宁。突一夜,宗夫妇二人弃家亡去。后竟不知其所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36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